首页 > 最新小说 > 一家神秘公司 变身拜登政府“干部储备中心”?

一家神秘公司 变身拜登政府“干部储备中心”?





  这里或走出新政府的国务卿、国防部长、国家情报总监……

  美国政权更迭之际,有关下届政府的人事任命问题受到高度聚焦。近日美国媒体惊诧地发现,一家名为Westexec的政治咨询公司几乎就是拜登政府的“干部储备中心”,其核心团队是清一色的前政府高级官员,且在拜登竞选总统的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。不过,这家提供顶级政府咨询服务的公司自带职业说客属性,其讳莫如深的经营方式引发外界质疑。

  “豪华”的员工阵容

  Westexec咨询有限公司创建于2017年,其主要创办人均为奥巴马时期的政府官员,其中包括拜登已公布的国务卿人选安东尼·布林肯和据称可能被任命为国防部长的米歇尔·弗卢努瓦。被拜登选为国家情报总监的艾薇尔·海恩斯也曾是该公司主要人员。

  该公司官方网站显示,Westexec拥有一支堪称“豪华”的员工阵容:这些雇员曾任职于国防部、国务院、国土安全部、国家安全委员会、中央情报局及航空航天局等部门。创办人弗卢努瓦曾在采访中直言不讳地表示,该公司的用人标准就是寻求“刚从政府部门退下来的最高级别官员”,因为这些人具备广泛的知识、能力与人脉。

  美国广播公司称,作为一家“战略咨询公司”,Westexec主要为客户提供风险规避服务——比如阐释国际法、地缘政治趋势、国际关系变化对其生意将构成的影响;另一方面,该公司还致力于为高新技术企业与政府部门构建合作关系,赢得政府大单。《美国展望》杂志举例称,美国企业与政府之间达成合作协议往往要历经一套繁冗的官僚程序,而Westexec可以协助客户精简办事流程;此外,该公司还能够“指导”客户与手握职权的国会人士打交道。

  既低调又高调

  由于业务大都通过熟人与老客户间的“内推”,且不搞市场营销,Westexec在美国是一家相当“低调”的公司,但其公司内部又处处透露着与众不同的“高调”。比如该公司名称就是取自“西行政大道”(West Executive Avenue)——一条位于白宫西翼和艾森豪威尔行政大楼之间的安全过道,以彰显该公司所能触及的高度;公司官网上更有一句响亮的口号,声称把“白宫战情室(的原班人马)搬入了公司董事会”。

  Westexec 咨询公司官网上的图片介绍,背 景是美国白宫,写着“把战情室带入董事会会议室”。

  美国“政治”新闻网称,Westexec在经营方式上涉嫌打“擦边球”:虽然其不少业务接近于职业的政府游说行为,但公司仍然将自身定位为“咨询公司”——这样做的目的在于规避审查,无需向官方披露服务对象。迄今为止,这家公司的客户名单仍然鲜为人知。

  这家神秘公司的一些已知合作项目着实令人皱眉。据媒体披露,Westexec曾与谷歌名下的智库机构Jigsaw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,引发广泛忧虑,不少谷歌内部员工都曾抗议这项合作。加利福尼亚大学圣迭戈分校教授伊拉尼表示,谷歌所开发的人工智能技术2018年被美国军方采用,其麾下机构与Westexec的合作让人很难相信“谷歌会置身于战争生意之外”。《美国展望》称,作为Westexec的高层,弗卢努瓦与布林肯曾于2019年在某非营利组织的年会上公开表达了对军售的支持,认为美国没有必要停止向沙特提供武器。美国在沙特对也门发起的战争中扮演了主要的军火商角色,其中仅美国雷神公司就卖出了价值30亿美元的军火。有与会者表示,听弗卢努瓦的口气,好像她当时正为雷神公司效力。

  员工“休假”协助权力交接

  “政治”新闻网称,拜登参选期间,Westexec致力于为其竞选总统奔走筹款,有资料显示:该公司当时的38名雇员中有至少21人曾为竞选团队募捐。截至目前,该公司有至少5名资深员工处于“休假”状态,专门协助拜登团队应对国防部、财政部、经济顾问委员会及其他政府部门的相关事务,保障政府权力交接。曾在奥巴马政府担任美国国务院发言人、同样效力于Westexec的普萨基现为拜登过渡团队顾问。拜登也有意从该公司直接选拔政府官员,布林肯、弗卢努瓦、海恩斯都是例子。

   然而,任用一批自带“说客”属性的官员令美国舆论感到不安,不少人呼吁Westexec要表现出“透明度”。进步外交政策组织“不战而胜”执行理事迈尔斯说:“经历过特朗普政府猖獗的利益冲突及腐败现象,拜登政府更有必要重铸政府部门的公信力。”不过,Westexec的发言人日前已明确表示,该公司将奉行公开透明的行事准则,如果公司有人被选拔为拜登政府的官员,他们将依照规定披露相关信息;公司管理层目前将尽量避免参与公司业务,也避免和前客户打交道。

  番外

  作为当选总统首次受访,拜登:特朗普本人还没有联系过我

  “拜登称还没和特朗普直接沟通过。”《国会山报》消息,美国“当选总统”拜登25日在他胜选后首次接受采访时称,从自己获胜后,特朗普总统本人还没有联系过自己。

《国会山报》:拜登称还没和特朗普直接沟通过

  拜登当天接受美国全国广播公司(NBC)采访时说:“特朗普的办公厅主任和我的办公厅主任已经谈过了。”“但是到现在,我还没有从特朗普那听到任何消息。”拜登补充说。

  拜登说,尽管与特朗普没有进行直接接触,但自从总务管理局局长墨菲本周早些时候授权开始交接以来,他的过渡团队已经立即看到成效。

特朗普(左)与拜登

  报道称,尽管特朗普已授权过渡(进程),但他依然拒绝向拜登让步,并继续毫无根据地声称存在广泛的选举舞弊。对此,拜登称,尽管特朗普的团队试图努力推翻关键州的选举结果,但自己一直“有信心赢得这次选举。”

  “人们真的很担心,他们想要做点什么。双方都是。”拜登说。“而且,在30起诉讼接连被驳回后,我确信这只是时间问题——肯定会发生。这就是为什么我决定继续前行,就像我是被提名人一样,从选举日那天起,在我的权力范围内做我想做的事情。”

  当被问及如何看待特朗普可能不会接受选举失败时,拜登表示,“我也没想着事情会进展顺利。但我有信心,我是认真的,美国人民会出面的。”拜登说,“美国人民不会保持沉默。我对他的反应并不感到意外。”